birdlife

歐帝生LOGO

日本豐岡「東方白鸛」復育學習筆記 PDF 列印 E-mail

  為了保育坪林的山林、坪林的生態、坪林的台灣藍鵲,2012年的夏天,中華鳥會企劃部副主任蕭定雄前往日本豐岡,進行為期一個月的東方白鸛復育行動實習。

  明治維新之後,日本傾全國之力朝向「近代化」的全面發展。經歷二次大戰、昭和時期經濟奇蹟,日本自然資源大量開發,農業擴張、農藥全面使用,致使日本國鳥之一的「東方白鸛」幾近滅絕,僅剩開發較緩的兵庫縣北方「豐岡地區」尚有白鸛存活。然而,農業化工技術的持續發展,使東方白鸛於1971年完全消失,縱使白鸛復育行動起步於非常早的1955年,仍無力挽救。

  因此,豐岡人立下誓言,總有一天一定要讓白鸛再度翱翔在日本的天空。經歷40年的復育,終於在1989年人工復育成功,2005年,第一隻白鸛成功放飛。建立在復育的精神之上,豐岡人持續推展白鸛友善的生態多樣性環境,結合有機、鴨間稻、溼地農法,創造出對人類友善、對白鸛也同樣友善的「東方白鸛農法」,種出風靡全日本的「東方白鸛米」。不只在農業上,在文化藝術、社區營造、社會福利等方面,東方白鸛成為全體豐岡市民的精神象徵與精神寄託,東方白鸛市徽成為全豐岡人的榮耀。

  在這一個月裡,中華鳥會將會透過每一個關鍵訪談,全面的深入實習,將白鸛復育的農法與精神,帶回台灣。

alt

 
豐岡白鸛筆記 7/18 PDF 列印 E-mail

搭了將近七小時的車,轉了甚多次,終於到了山階,雖說早到了30分鐘,但對我這個早上六點就起來準備出發的累人兒來說,能沒搭錯車,都剛好找到正確的月台,順利從遙遠的城崎温泉到達我孫子市,真是已經算是個幸運兒了。

很快的門口就通知平岡先生,他也早就準備好報告會議室,把我當個重要貴賓般的禮遇,我在日本每到一個地方都是被人以禮相待,說實在話,有時還真不好意思。雙方遞上了名片,很快的平岡先生就先從山階鳥類研究所的歷史,開始與我分享起。

這是一個完全的私人NPO機構,與日本一般印象中的「皇室」組織相去甚遠,但由於創辦人「山階」先生擁有皇室血統,再加上現在的總裁在若干年前邀請了文仁親王(天皇的第二個兒子)擔任,因此很容易就讓大家將山階鳥研與皇室聯想在一起。自從1942年創立到現在,身為日本唯一的鳥類專門研究機構,與早在1932年就已設立之收藏豐富的鳥類標本館,山階鳥研可是很自豪的為鳥類研究而努力著。

這其中,最著名的莫故過於「短尾信天翁」的復育。原本分布在伊豆諸島、小笠原諸島、大東諸島、尖閣諸島(釣魚台)、台灣、澎湖等地的短尾信天翁,由於其純白的羽毛,自明治時代以降,大量被捕獲,近乎滅絕。目前僅於伊豆的鳥島與尖閣諸島有少數繁殖,加上近年山階鳥研進行移殖復育的小笠原諸島的智(知耳)島,這三個島嶼是目前僅存的,短尾信天翁的復育棲地。

閱讀全文...
 
豐岡白鸛筆記 7/10 PDF 列印 E-mail

不知不覺,已經到了十號,原來我的實習已經過了十天了呀!真是有點一想不到的太快了呢。畢竟就像たかこさん說的,豊岡人的生活就與他們大河円山川一樣,慢慢的、慢慢的流動,有時候你甚至無法出到底円山川是朝著日本海而行,還是流進日本內陸呢,壯麗而安詳,我真的好喜歡這河這人,每天起床要做的第一件事,便是趕快把開窗,享受微風、陽光與大河山川。當然今天也不例外,早上起床就知道今天的田野筆記是個大挑戰,因為昨天可是訪問了BOSS佐竹さん呢!!根本就不用什麼問題,問了第一個問題,我們就講了將近兩小時,たかこさん很多時候,根本竟來不及翻,還好我的日文理解力,越來越好,加上BOSSt常常寫漢字兼畫圖,讓我們都可以很快的理解,常常たかこさん只說了一句,do you understand 然後,我們就繼續說下去了。

這次因為早就知道佐竹さん是個大人物,所以第一個問題,我就馬上從他如何開始與コウノトリ發生心靈上的連結開始,追本溯源的希望聽他講講最初的故事。佐竹さん出生於豊岡市的下宮是個農村地方,從小上學的路途生活環境都與コウノトリ生活在一起,然而在他出生時更早,1904年東方白鸛的保護運動就已開始,豊岡市全面禁止獵殺,更在築巢之處設立觀賞台,並且保護其棲居之所。但是由於二次大戰之故,砍乏了大量的年長松木與大樹,又因為快速的經濟發展,追求產量的農業政策,使用高度度毒性的農藥、除草劑使得東方白鸛的數量快速的減少,並且副作用非常大,持續非常久的毒性侵害,長期的進入生態鏈的循環之中。1995年戰後,重新開始的東方白鸛保育運動,1965啟動人工復育計畫,仍就無法阻止,大環境破壞下的滅絕,1971年全數的白鸛從豐岡的天空中消失, 佐竹さん在1972年,開始進入市役所工作,在教育局下的東方白鸛課工作,作為事務官,參與コウノトリ復育的工作,終於在1989年,東方白鸛終於人工復育成功,但當時沒有知道下一步該怎走,因為在復育尚未成功的前二十年,復育是他們的唯一目標,然後呢根本不知道,也沒有進一步計畫,因此在這樣的狀態之下,他們做了三件事情,第一,加大籠子的體積,增加籠子的數量,增聘更多的飼養員,擴大復育基地的面積,從500平方公尺擴增到200,000平方公尺。

閱讀全文...
 
豐岡白鸛筆記 7/6 PDF 列印 E-mail

一早起,窗外一片霧白,雖然早就知道,今天城崎會下雨,但是心情還是有些沮喪。靠近窗口一看,綿密不停歇的細雨果真就打在円山川的水面上,對岸的山都已經快要看不見了。

昨天的訪談對象,是鄉公園內的教授菊池直樹(きくちなおき)先生。本來以為這位學者會是個在兵庫大學裡過來的,自然學科的研究者、或是關於溼地管理、鳥類研究這類的專家,因此就都準備這類的問題,如:大學如何開始介入東方白鸛的保育、溼地的管理、農法的形成...這類的提問。

到了鄉公園,一交換名片,發現他居然是個「社會學」博士,東方白鸛鄉公園居然會有社會學研究者在這裡,雖然說想一想也是有可能,但真也是太出乎意料了。訪談提問必須要大改,臨機應變生問題。首先,我當然就是劈頭就問出我的第一個驚訝點,到底一個社會學家到這裡來可以做什麼?菊池先生告訴我,他做的是環境社會學,來這邊13年,專門研究任人與鳥的關係,針對遊客、市民、農民,到目前為止訪談超過400人,同時也會舉辦工作坊,拉近鄉公園研究者與市民、農民的關係,並提供非常長的時間,讓民眾提問對於鄉公園、東方白鸛的看法。他說,透過這些方式,才有辦法漸漸改變與記錄市民、農民對於白鸛從備認為是害鳥到重新被視為幸福、更是豐岡象徵的代表鳥的這一過程。

閱讀全文...
 
豐岡白鸛筆記 7/5 PDF 列印 E-mail

今天前去拜訪日本農協(Japan Agriculture Association),訪談對象是米穀課的係長堀田さん,是個看起來30幾歲的年輕上班族,首先問到農協從什麼時候開始進行白鸛米販售的,大概是在2003年,但是在那之前,已經有了「鴨間稻」這種有機米的農法技術。然而,其實鴨間稻的農法技術與白鸛的農法技術上是有些不同的,因為如果養鴨的話,其實會破壞掉白鸛在稻田裡的棲地環境,並且白鸛農法的作法與一般有機米最大的不同在於,他們強調稻田裡的生物多樣性,讓生態自主在稻田裡循環的「里山精神」。因此,對他們來說,現在在做的已經比有機米又更高一層的思考了,雖說,農協最主要的部份是在管理米的銷售,但是他們很認真的去思考,如何藉由銷售能夠給予東方白鸛復育最大的幫助。

在農協體裡,有一個很有趣的要件,就是農協不能拒絕收購農民的米,只要這個農民想要賣多手,農協就得收多少,但是農協可以每年對每一種米定價調整。根據堀田さん的說法,但馬地區(兵庫縣北部稱但馬地區)現在農協收購的米當中,有機米已佔了百分之四十,其中百分之十(佔總比例)是白鸛米。他們正在思考更多種的辦法在提高有機米的生產,並對一般米降低農藥使用量,例如,他們就會嘗試對農民販賣農毒性較低的農藥給予慣行農法的農民,有時有會與政府合作,給予實行白鸛農法的農法農民給予補助,但是跟之前訪談的農民畷さん說的一樣,強調補助這種作法是無法持久的,因此必定要創造經濟上真正的有利循環,才能保障農民的基本收入,這個時候農協的角色就極為重要,我們訪問到的堀田さん正是這個機制的關鍵,怎麼說呢?第一,農協米糧的定價就是他在定的。第二,負責與日本各地通路的接洽,就是他在談的,據他的說法,每年的白鸛米都是售罄,而且,銷量最快最好的是賣到沖縄,其次是東京的關東地區,其次是京阪神的關西地區,而且因為運送經費的關係,沖縄的米價還是最貴的。

閱讀全文...
 
豐岡白鸛筆記 7/3 PDF 列印 E-mail

義務責任 又一次文化衝擊

綿綿細雨打了一整個上午,豐岡的雨天倒也挺美的,下午小雨忽下忽停,趁著雨勢稍停,拿著相機背起背包就往外跑,順著主街照著柳樹垂溪畔,整個人就被這雲霧繚繞的景色給迷住了。突然對面的小車搖下了車窗,大聲喊著定雄さん(SADA O SAN),整個人才又回神,上了車,前往今天要去的訪談目的地。

受訪地是祥雲寺地區,離東方白鸛鄉公園非常近,眼見是一片被兩旁山巒所圍繞的農田綠地,四周則有些許低矮的房舍。我們的車在一個面積還算大的日式木屋前停了下來,坂本さん引領著我們進到旁邊的農舍,今日的受訪者畷悦喜さん(nawate etsuyoshi)很熱情的接待我們進入他的農舍工作間開始了他今日的訪談。

畷さん是祥雲寺地區的東方白鸛有機農法顧問,自己也是在務農,同時進行有機農業推廣輔導,是一個看起來非常認真的老先生,但是回答問題總是很喜歡繞一大圈子。問他什麼時候轉種有機,他從小時候與白鸛一起生活開始講起,剛開始有點傻眼,但後來變的很喜歡聽他離題的時候都多講了些什麼。

閱讀全文...
 
豐岡白鸛筆記 7/2 PDF 列印 E-mail

從美麗的早晨一叫醒來,打開窗戶,雨茫茫,天濛濛,看來是個小雨迷茫的日子。開始記錄昨天搞太晚而沒有寄到豐岡筆記:

下午,散步到円山川的戸島湿地(toshima wetland)路程上,用走的比預期的快很多,也輕鬆許多,更重要的是,風景也實在太美了,走到城崎大橋上,望向南北各方,城崎(kinosaki)的主河円山川(maruyagawa)穩穩的朝著北方流去,緩緩起伏的山勢讓整個景色更加家的壯麗而遼闊。

晚了點出發,但我沒有遲到,反而先到了,磯崎さん很熱情的接待我,他是一個特別的人,知道我不太會說日文,但是總是兩眼睜大,像是想直接用眼神告訴我事情一樣,對著說著語重心長的日語,讓我著實的很感動。

岸田たかこさん(kishida takako)與坂本さん一起前來,專程的來安排我的訪談行程,根據我所提出的促成東方白鸛在豐岡成功復育的關鍵環節:社區、大學、市役所、縣、農協、NPO、在加上他們三人(加上磯崎さん)所提出來的旅行者的想法,這些角色安排訪談,一個下午,坂本さん的幾通電話就約好我整個禮拜的行程,農夫、農協、大學、NPO的行程都已經給他搞定了,たかこさん還怕我太閒特地在臉書上說we will keep you busy 。真讓非常佩服他們的做事精神。

閱讀全文...